柳沫

不求變成大觸 只求能高產些

GF深坑 SU深坑 APH深坑
前兩個為全員廚
aph露領 也愛著東歐所有孩子(

同好們讓我們一起讚歎他們的美好吧:DD(呃

翻到一年前左右的短漫
大概是一人一玉米片要求dipper穿上小羊裝(??
總之就是個沒頭沒尾但我自己莫名喜歡的沙雕東西##

感謝Marco公主友情贊助裙子👗👗

自家的獨角獸孩子>:3
頭上的角在極度開心時會變成彩色

有人想看完整設定我再丟(#

壓線趕上了!!!!(== 
雙子生日快樂啊
今後還會繼續喜歡你們的!!!

塗塗兩個小可愛ˊˇˋ看完生肉當下就決定要畫

接下來要去趕別人的生賀圖了#

【Dipifica】小段子

*Pacifica視角
*背景設定在Pacifica家宴會過後 (S2e10)
*雖說是小段子似乎還是很多字(

祝食用愉快˙ˇ˙

----------------



  我被禁足了。
 
  那場變了調的宴會結束後,爸媽簡直氣炸了。所有人一離開,他們便叫僕人把我帶回房間,兩個星期後才解除軟禁。
  其實這算不了什麼,我的房間什麼都有:裝了按摩浴缸的個人浴室、迷你冰箱、液晶電視,僕人也會定時來房間送三餐和下午茶。就算要在裡面待一個月老實說也不是什麼問題。
 
  但是一等到房間外的燈熄了,確認爸媽睡著後我便離開屋子。

  離開那棟別墅時我回頭看了一眼。沒有光亮的屋子跟附近的景物一起融入夜色。被我拿來當作繩索爬下來的被單還掛在二樓的房間窗戶旁隨風晃動。
 
  看來他們暫時不會發現。
  我放心的吐出一口氣,轉身走向小鎮。

* * *

  終於看見「Mystery Shack」幾個字出現在視線裡,我停下腳步,猶疑了一會兒才走到小屋前。
  屋子的燈全部熄了。也難怪,現在這時間大家都在睡覺,自己總不可能把一屋子的人都吵醒。

「老天,Pacifica, 妳在期望什麼?早知道別來這裡浪費時間。」我忍不住埋怨自己。

「噢!」突然一顆小石子打中頭。雖然不痛,我還是忍不住叫出聲。
  我看向四周,什麼都沒有。

「嘿,在這裡。」
  我順著聲音抬頭,與屋頂上的Dipper四目相接。
「你一定要丟石頭嗎?」我說。
「呃,抱歉。」
「你怎麼會在那裡?」
「那妳又怎麼在這裡?」他反問。
「……先讓我上去我再告訴你。」

  Dipper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隻梯子,我爬上去屋頂後在他身邊坐下。上頭同樣沒有任何照明,只有月亮勉強照亮了四周,不過還是可以看清楚兩人的臉。
 
  等他把梯子收起來後,我開口。
「我被禁足了。」
「什麼?為什麼?」Dipper問。不過從他的表情來看,他想問的應該是「這跟你要來我家有什麼關係」。

「因為在剛剛那場愚蠢的舞會,我為了彌補我愚蠢的祖先做的愚蠢的事情所做的那些事,我被禁足整整兩個禮拜。」我在講「愚蠢」兩個字時特別加重語氣。
「這根本就不公平!在好不容易收拾他們的爛攤子之後,他們卻這樣懲罰我?我才不要因為做對的事而被懲罰,只要這樣想,我就沒辦法待在房子裡,一秒都不行。」

  我惱怒地嘆口氣,等心情平復後才又補充:「喔,至於為什麼我會來這——沒辦法,誰叫我沒有別的地方可去。」

「這聽起來的確是Northwest家的做事風格。」Dipper半開玩笑地說,但是看見我板著臉的模樣隨即收起笑容。「不管他們怎麼說,妳是英雄。妳的確救了所有人。」
  我聳聳肩。
「誰知道。」

「嗯,至少在我眼中妳是英雄。」

  我沒想到他會這麼說。我吃驚地看了他一會兒,然後低下頭露出微笑。「沒有你的幫忙我做不到。」
「既然說要幫忙就要做到底。」Dipper笑說。

「……謝謝你。」
「呃……Pacifica?」
「什麼?」這時我才發現自己下意識伸手抱住他。我趕緊鬆開手,撇開頭好不被發現燒紅的臉頰。

「咳,裝作這件事從沒發生過就是了。」我尷尬地清清喉嚨,從口袋拿出一塊美金。
「真的?今天的第二次?」Dipper的語氣帶著笑意。「收起來吧。放心,我不會告訴任何人。」我聞言把鈔票放回口袋。

「而且說實話,我倒也不討厭你這麼做。」Dipper像是自言自語般說。
「什麼?」我的臉又紅了起來。
「……什麼?……等、等等,我不,我不是那個意思——」Dipper支吾著,雙頰瞬間比我還要紅。

「咳,假裝這件事沒發生過就是了。」他轉過頭,從旁邊拿出一罐可樂遞給我。
  我愣了一秒,隨即大笑出聲。看見我的反應,Dipper也笨拙地揚起嘴角。

  我從他的手中接過罐子,打開後喝下一口。
「成交。」




---------

結尾很莫名奇妙不好意思 我只是想廚廚兩個小可愛##

暑假終於有空把之前的圖上色_(:з」∠)_

對 我不會上色
對 他很醜
對 我是因為沒有其他完成度高的圖只好拿這個混更(還敢說